科盛检测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科盛检测设备
热门搜索:

中国古代官员的读书风气空有腹有诗书气自华

发布时间:2019-06-29 19:28:09阅读:来源:科盛检测设备

如果说“一个人的精神成长史就是一个人的阅读史”,那么,“一个国家的兴衰史也就是一个国家国民的读书史”,在这中间,一个国家官员的读书兴趣和持久力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前者的。中国古代官员普遍好读书,这是一个悠久的良性传统。大凡古代历朝的官员,大多是自幼入学,随之开始读书(经、史、子、集),目的是秉持“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士子的价值理念,经过若干年严格的训练和伏案阅读的习成,在入仕时方能知晓为人处世之理和感悟治乱兴衰之道。同时,为官者通过读书提升了自我的品格,高远者更会提升了自己的思想境界。所谓“人有三宝精气神,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书造就、成就了官员,这是不言而喻的。在中国古代,官员的读书是持续性的现象,大凡为官一生,“致仕”(退休)时一般也要“刻部稿”(与“讨个小”并列),企盼给后世留下一点雪泥鸿爪。

如果要追寻一下这种现象发生的原因,大致可以有以下的解诠:

一、这是官员日常行为方式和士大夫儒家核心价值观的要求。古代官员的选拔,依靠的是入仕制度,即所谓“学而优则仕”,没有若干年寒窗下读书经历的人、没有对儒家学问有一定造诣的人,是不可能通过严格的科举考试进入官场的,这样一来,习惯使然,但凡有一点读书的天赋,后天又长期熏染于人文知识的气氛和训练,也就养成了他们阅读的习惯,入仕以后也往往离不开书册。在官场,天下太平必然是推崇文化和学术的朝代,则考量官员的标准,不仅要看其政绩,也要看其文化修养的高下,后者是前者的铺垫和补充,很难想象一个有较好政绩的官员没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在官场的圈子中,出身、门第、谈吐、书法、词章、风度、名望、口碑,等等,都是评价的标准。于是风气所向,读书以及文风的讲究自是水到渠成。而历朝执政理念的儒家学说也是强调包括读书等官员的个人修养的,这与其说是治理天下的理念,倒不如说是中国文化内核之中亟求学会做人的道德伦理要求,所谓家国同构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读书无以养成符合朝廷对官员素质要求的条件。

二、也是古代制度设计和保障的要求,以及人才选拔机制的要求。中国古代社会在上三代时还是一个世袭血亲的时代,也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等级制社会时代,随着物质文明的进步,精神文明也在不断地提升,讲求偃武修文、附庸风雅(如“周文”和“周礼”)成为制度文明的内容,经过秦始皇中央集权官僚体制的建立和汉武帝实行察举制度,朝廷对官员条件的要求有了相对进步性和公平性,德行才学成为其中的标准,以至“唯才是举”、“唯学是举”。到了隋唐,遂成为公开选拔官员的科举制度,这种考试制度主要是考察应试者对人文经典知识的记忆、理解和文字的组织能力。此后不读书者(不好读书者)不能为官成为定例。当然,这种古代士子的读书风气(与科举制度并为传统),其优劣亦并存,它带来对其评判的一定困难,好读书与好官并非能够成为正比,如大贪官和珅就是一个饱读诗书的文人。不过,虽说好读书不尽然是好官,但劣官则一定是不喜欢读书的草包,此也无它,此类官员的主要兴致不在读书,而是那些污七八糟的东西,在他们的文化消费品中,书籍肯定是居于酒色之下的。

三、时代气息和风气所向的特征。中国古代社会以节奏缓慢著称,不过,仔细考察的话,历史上也时不时形成某种“读书热”的现象,善于自觉反省的官员尤其如此,乃至形成风气,是之谓“时代意识”和“自我角色认同”,在历史上的转型时期,更是屡见不鲜。这也就是说:古代官员执政,官场的规则和潜规则之外,还依靠于汲取“间接经验”的阅读来提供自己给以智力资源和支持。

那么,古代官员的阅读,他们读的是些什么书呢?汉武帝“独尊儒术”政策以及后来的科举制度实施之后,简而言之,就是一部“经书”(“四书五经”),以及由此扩展而来的“四库”(经史子集),前者应运于政事,后者则成就官员自身修养,如诗文等的陶冶。应当说,古代官员对读书的热忱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是起过很大作用的,具体到这些“政治家”中的优秀的“文学家”、“艺术家”等等,从韩愈、柳宗元到曾国藩、左宗棠,从范仲淹、苏东坡到林则徐、魏源,可谓不一而足,从中也给我们留下许多不朽的印记,如一部《古文观止》中的《谏逐客书》、《过秦论》、《前后出师表》、《岳阳楼记》、《卖柑者言》等,以及一些脍炙人口的读书故事。如北宋寇准罢相后以刑部尚书知陕州,蜀帅张咏还朝时途经其地,寇准尽东道之谊,临别时问张咏:“何以教准?”张咏说:“《霍光传》不可不读也。”寇准不解其意,找书来读,读至“不学无术”四字,笑着说:“此张公谓我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胡琏是国民党军中最会打仗的将军。毛泽东说他“狡如狐,勇如虎”。胡琏指挥的石牌保卫战,粉碎日军进军我大西南的企图,歼灭日军7000多人,被誉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解放战争中,粟裕用5个纵队围住了他,由于天降暴雨,武器潮湿,粟裕损失数千人,加上敌援军已到,只好撤围,事后粟裕要求辞职。在金门战役中,胡琏利用解放军28军的轻敌,守住了金门,成为“金门王”。

胡琏,塌眉毛,嘴角耷拉,下巴尖挑,面若野狐。在战场上,胡琏多疑善变,嗅觉异常灵敏,人称“狐狸”。

胡琏率众人“纵情山水”

胡琏原名从禄,字伯玉,陕西华州(今陕西华县)人,1907年出生于一个贫寒农家。1925年中秋节前后,胡琏来到中国革命的中心广州。在黄埔军校第四期开学典礼上,胡琏与张灵甫、林彪、刘志丹等站在一起,聆听校长蒋介石的训话。胡琏进黄埔军校后,分配到第四期步兵科第七连学习,成为连长陈赓手下的学生。

1943年,日军为打破与中国军民对峙的僵局,在鄂西调集重兵,沿长江两岸分进合击,妄图突破拱卫重庆的第一道门户——石牌要塞,然后溯江而上,夺取国民政府的陪都重庆,摧毁抗日大后方根据地。日军使用了6个师团的全部或一部,总兵力在10万人以上,而且有海空军的配合与支援。此时,肩扛石牌要塞生死存亡的第十一师师长胡琏,却似整日纵情于山水之间。陪着他游山玩水、走马观花的,有副师长罗贤达、参谋长王元直等,还有共同防守石牌要塞的友军长官。

胡琏

胡琏奉命防守石牌,却不把目光局限在石牌要塞这块弹丸之地上。他频繁地“走马观花”“游山玩水”,实际上是约请要塞指挥官滕云、要塞炮台总台长方荣、各分台台长,与他一起实地勘测地形,把海军(实际上已经变成岸基炮兵)与陆军的作战特点如何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将战力发挥到最大。

胡琏是一位善于山地作战的将军,石牌周围崇山峻岭,千沟万壑,对构筑坚固工事非常有利。但是,他知道仅仅依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他在宜昌前线作战3年多,曾亲眼目睹一大片轮船麇集在宜昌江边。武汉会战失败后,中国残存的轮船只能顺着长江涌向宜昌。在宜昌,吃水浅的轮船驶入川江,去了重庆。吃水深的大船则命运凄惨,动作快的自沉于西陵峡口以阻塞航道,不允日本军舰驰入川江;动作慢的,便成了日军的战利品。由于国民党军分段封锁了宜昌至武汉之间的江面,日军苦于无力打通航道,所以这批轮船在宜昌江面上一停就是3年多。

胡琏(中坐者)

胡琏想得很远,日军倘若用这些轮船装上军队,以军舰护航,宜昌到石牌要塞,距离不过25公里,以他十一师的力量,即便人人都是神兵天将,也是抵挡不住的。但是,有方荣总台长的100多门大大小小的火炮,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他和方荣及分炮台台长们“游山玩水”,为的就是战火一开,方荣的大炮既能稳、准、狠地砸在日本军舰和日本人的脑袋上,又不能误伤了自家弟兄。

胡琏狡如狐狸的一面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日军此后的行动也果真如他所料。5月29日,10艘日军舰艇沿途鸣枪放炮,冲进了西陵峡口。方荣总台长按照战前测算好的射击诸元,一声令下,巨炮轰鸣,两艘日舰当即起火,一艘被击沉江中,另一艘被击伤,剩下军舰掉头逃回了宜昌。而且,从此后再不敢作非分之想。

巨乳御姐

妹妹图片

Mandy图片大全

范冰冰大屁股